混改转身 奇瑞迎“终局一战”

1月8日,奇瑞控股集团公布2019年年度销量“成绩单”,去年全年奇瑞集团累计销售汽车74.53万辆,同比微降0.9%,其中自主品牌车型销量63.91万辆,同比增长6.9%。

从自身销量上看,奇瑞在市场下行趋势下完成了75万辆目标的99.37%。但作为曾经国内自主车企中的“老大哥”,奇瑞的成绩远不如吉利和长城这样的后起之秀。相关数据显示,吉利汽车2019年累计销量为136.16万辆;长城汽车去年前11个月的销量亦远超奇瑞,达到95.43万辆。

实际上,自2018年汽车销量出现28年来首次负增长之后,各大车企都在采取一些措施提振销量,比如广汽集团与上汽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抱团取暖”,但这其中最受关注的依然是奇瑞的混改举措。去年底,青岛五道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青岛五道口”)通过出资144.5亿元正式入主奇瑞,分别持有奇瑞控股集团30.99%的股份以及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18.51%的股份。

为何奇瑞会毅然决然地走混改的道路、青岛五道口又是何方神圣、改制后奇瑞能否焕然新生?在混改落地后,这些问题始终拷问着奇瑞。《中国经营报》记者就上述问题多次致电致函奇瑞汽车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
混改之由
//

奇瑞此次混改,是内部和外部作用力的共同驱动

从内部来看,由于海外市场开拓、研发投入巨大等因素,奇瑞的经营情况一直不是很理想。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增资扩股公告中披露的数据显示,近年来,奇瑞汽车的营业收入下滑,负债总额持续攀升。2016年~2018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329.64亿元、294.71亿元和252.31亿元,负债总额从2016年的581.2亿元增长到了2018年的605.65亿元。

奇瑞控股集团的财务数据同样不理想,负债总额从2016年的328.97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689.4亿元。到2019年6月30日,奇瑞控股集团的营业收入为104.22亿元,资产总额为904.18亿元,负债总额达到685.08亿元。在此境况下,对于奇瑞而言,增值扩股不失为扩大资本金来源、降低资产负债率的最佳路径。

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曾经表示:“在奇瑞2025战略规划中,我们在新产品、新技术、新能源、智能互联+无人驾驶、品牌建设、高端国际市场等方面进行一系列布局,而规划落地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需要引入战略资本。”作为国内唯一没有上市的大型汽车集团,相较于直接从银行贷款的方式,引入新的资本方可以降低成本压力。

行业内资深分析师贾新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这些国企来说,混改一方面是引入资金应对现在的竞争形势,另一方面也是引入了市场化运作的思维,以此来激活体制机制。“10年前自主品牌一哥奇瑞的风光早已不再,再看现在的汽车行业,吉利和长城已经脱颖而出,而一汽、东风、长安、奇瑞在竞争中或多或少都表现出有些步履艰难,特别是去年‘合资股比放开’的趋势确定后,汽车行业的混改就变得更加紧迫,所以,启动混改,是国营体制下车企的康庄大道。

南方周末去年曾在《国企混改:究竟改什么?》中写道:“混改背后涉及国资监管体制改革,才是国企混改的核心。”因为,过去那种效率低下的“管人管事管资产”的国资监管方式,捆住了国企的手脚,甚至形成了中国式的内部人控制。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奇瑞之所以选择青岛五道口,除了是大局势中的顺势而为,也带着一些不得已的味道在其中。天眼查信息显示,青岛五道口成立于2019年8月,注册地位于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的青岛汽车产业新城。

奇瑞方面此前透露,青岛五道口是为参与奇瑞增资扩股项目专门设立的基金主体,青岛市即墨区是青岛五道口的重要基石投资者,青岛五道口的基金管理人为北京五道口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五道口”)。

尹同跃表示:“青岛五道口团队既了解汽车行业,也有丰富的产业和客户资源,有产业投资和资本运作经验。”这些都是奇瑞当前所需要的。

//

“联姻”

//

据天眼查信息,在增资扩股之后,2019年12月16日,奇瑞控股集团和奇瑞股份有限公司均发生多项变更,其中奇瑞控股投资方华泰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退出,新增投资者青岛五道口。公司注册资本也由42.78亿元变更为61.99亿元。

此外,奇瑞控股集团有7位高管退出,同时新增7位高管。奇瑞股份有29位高管退出,同时新增10位高管

在抢占下一轮新赛道的竞争中,尹同跃表示,在新能源、智能互联浪潮的技术革命背景下,消费升级催生的迅速迭代,使得汽车行业的竞争更加激烈,很多游戏规则都被改写了。要想把奇瑞打造成为一个响当当的“百年老店”,必须更加积极主动地创新求“变”。

尹同跃在《致全体奇瑞人的一封信》中把奇瑞的现状比喻成“围墙”的两面:一个是围墙内的奇瑞,这是一个要吃饭要生存要发展的奇瑞;另一个是围墙外的奇瑞,这是一个开放合作的奇瑞。

基于面向现实与未来的双线作战要求,奇瑞引入投资者后将减少由于资金短缺而带来的压力,更好地为“2023战略”赋能,同时通过增资扩股降低企业成本。

而对于为何选择奇瑞,北京五道口董事长、创始合伙人周建民则表示:“之所以参与奇瑞增资扩股,是仍然看好中国汽车行业长足的增长空间,特别是在新能源汽车和国际化方面的机会。奇瑞在技术研发、全球分工方面具有很好的竞争优势,在新能源、智能网联、正向体系建设等方面有很好的积淀,相信此次改制将进一步激发奇瑞的潜力,使投资人获得良好的投资回报,实现更好的社会效益。”

在奇瑞控股集团的增资扩股公告中显示,新投资人除了30.99%的入股比例外,为配合本次增资扩股的顺利实施,奇瑞控股集团的股东华泰资管将向投资方转让其持有的奇瑞控股15.78%股权,而另一股东瑞创投资将根据投资方需求(若需)向投资方转让瑞创投资持有的奇瑞控股集团4.23%股权。上述事项完成后,青岛五道口在奇瑞控股集团的股权将占51%,成为第一大股东。而此前的第一大股东芜湖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在增资扩股完成后,持股比例将从此前的40.1084%下降至27.68%。

贾新光认为,青岛五道口虽然已成为奇瑞控股集团第一大股东但依然没有拥有绝对控制权,双方互相制衡,二者的合作目前来看是利好的,后面的道路还要看两种文化能不能将优点发挥、将缺点压制,使效率和公平相结合。在汽车整体行业产销持续下滑的背景下,国有汽车企业通过混改的方式,将更有利于提升决策效率和执行效率,增强“抗寒”能力。

//
路向何方
//

混改也只是车企发展的一种方式,却未必可以直接通关。于奇瑞而言,2020年的发展尤为关键。

根据“2025战略”规划,奇瑞集团将继续以汽车产业为核心,确立“制造+现代服务”双主业布局,实现“产业+金融”双轮驱动。在汽车业务的基础上,奇瑞还期待打造“新能源奇瑞”“智能互联奇瑞”“移动出行奇瑞”“海外奇瑞”,提升品牌价值。

此外,在销量和营收方面,奇瑞计划从2018年的75万辆和1000亿元,分别提高至2025年的200万辆和2500亿元,重回自主品牌前列。海外业务方面则是要巩固出口量连续国内第一的位置,加快走出去步伐。

虽然周建民强调,青岛五道口入股奇瑞后,将秉承“帮忙不添乱”的原则,同时奇瑞创始人尹同跃将保持六年位置不动摇,但在新股东加入后,双方能否各展所长加强奇瑞的资本运作, 继续推动奇瑞建立更加市场化的激励机制、增加资源资金的引入,仍需拭目以待。

全联车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曹鹤指出,芜湖市政府让出控股权,是受上层政策导向的影响顺应当前国企混改不断深入的大趋势,更是由于奇瑞目前的发展不见后劲而资本的压力又过大。

对于芜湖市国企奇瑞而言,放开股权是个不小的突破,奇瑞对于芜湖的意义不言而喻。从GDP来看,芜湖市2018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278.53亿元。而根据2018年中国汽车工业营收三十强的数据,奇瑞控股集团的营收为689.85亿元。也就是说,奇瑞为整个芜湖市贡献了21.3%左右的GDP。

据悉,在青岛汽车产业新城的规划中,此次混改后将有一家整车厂落户青岛市即墨区,但同时,在青岛地区只会投放新增的产能,也就是说,芜湖基地不会受到影响。此外,芜湖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虽然不再是奇瑞第一大股东,但继续拥有黄金表决权,也就是一票否决权。

事实上,从大的政策方向来看,第四批混改企业名单的出台,让混改的范围更加扩大,混改进入了攻坚阶段。前三批试点企业总数量只有50家,第四批一次性增加到了160家。

在此趋势下,业内人士认为,2020年混改将成为主流。而奇瑞此次混改落地,无论对于企业自身还是对其他想要混改的汽车相关国企,都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混改成功对于奇瑞来说只是一个新的起点,漫漫之路仍需摸索。


头像
{{item.nickname}}
{{index+1}}楼 {{item.create_time}}
{{item.content}}
回复